荣成信息港

搜索
荣成信息港 首页 荣成新闻 荣成新闻 查看内容

人鹅不了情

2018-5-15 10:34| 发布者: 荣成新闻| 查看: 1501| 评论: 0

摘要: 被废弃渔网网住的小樱获得救助。 刚刚受伤时的小樱和父母在一起。 家人离去,孤独的小樱浮游在湖面上。 2017年仲夏,小樱独自上岸觅食。 2017年11月3日,终于迎来家人的小樱欢快地 ...

被废弃渔网网住的小樱获得救助。

 

刚刚受伤时的小樱和父母在一起。

 

家人离去,孤独的小樱浮游在湖面上。

 

2017年仲夏,小樱独自上岸觅食。

 

2017年11月3日,终于迎来家人的小樱欢快地舞蹈。

 

这是壮壮,它今年将在荣成度夏。

 

壮壮与迎春花,难得一见的“大天鹅与花儿的相遇”。

  它叫“小樱”,来自西伯利亚高寒之地,2016年冬季随“父母”第一次来到荣成,在樱花湖安家越冬。由于翅膀受伤,2017年夏天,它独自在荣成度夏。

  他叫王玉福,摄影爱好者,“小樱”是他给这只落单天鹅起的名字。连续两年,他一直在关注和帮助小樱,用镜头记录小樱在荣成生活的点点滴滴。

  ——题记

  最近几天,王玉福有些不安——小樱不见了。

  今年3月下旬,大批天鹅向北迁徙后,小樱辞别家人,独自在樱花湖里游弋,直到湖面上只剩下她自己。

  4月29日,小樱还在。王玉福每天都要到湖边看望小樱,这成了他生活的一部分。可4月30日一早,小樱不见了。这让王玉福有点慌张,他连续半个月到樱花湖和旁边的湿地公园找寻,都不见小樱的踪迹,却意外发现了另一只落单的天鹅。这只天鹅因为脚部受伤,起飞时受到影响。

  王玉福特意找到市林业局了解情况。市野生动植物保护站站长张健告诉他,每年都会有一两只天鹅留在荣成度夏,林业部门也始终在关注这些受伤天鹅的情况。对能够自己觅食生活的天鹅,尽量不予打扰,待冬季天鹅回迁,它们会与家人团聚。对受伤严重的天鹅,会实施干预性救助,安排野生动物园收治。据年初的观察看,小樱恢复得不错,虽然还不能长途跋涉,但本能会让它向北飞,一般会飞到温度相对较低的辽宁沿海度夏,所以不用担心。

  张健的话,让王玉福稍稍放下心来。

  说起与小樱的缘分,还得从与小樱的偶遇说起。

  王玉福记得很清楚,第一次拍摄小樱是在2017年1月22日,与其它羽翼丰满的大天鹅不同,小樱体型较小,颈部还有部分未褪去的灰褐色羽毛。小樱特别活泼,总喜欢嬉戏打闹,在鹅群里很是显眼。对摄影人来说,这样活泼的天鹅拍出来才有味道,王玉福被它深深地吸引了,便给它起了一个好听的名字“小樱”。天鹅出生时,全身羽毛呈灰褐色,待一年后,全身才可变白。鹅群里,雏鹅不少,但独独小樱让王玉福牵挂。随后几个月,王玉福每个周都会专门拍几张小樱的照片。

  与南下越冬的天鹅相似,1994年,王玉福和妻子从黑龙江省牡丹江市林口县来到荣成。在荣24年的他,当过建筑工人,开过出租车,做过网吧管理员,卖过彩票,开过小货车,阅尽人生百味。如今,王玉福利用自己年轻时在部队当过卫生员的经验,经营着一家小诊所。生活逐步安稳的他,重拾年轻时的爱好——摄影。

  2017年3月21日,王玉福照例到樱花湖畔看望小樱,却良久也找寻不到它的身影,“难道它已经回迁了吗?”王玉福想。没过多久,一路之隔的湿地公园传来保安人员的大喊声,王玉福闻声赶去,只见一只天鹅被废弃的渔网缠住,拼命挣扎,不大的体型、脖颈上的灰褐色羽毛,王玉福心里一惊:这不是小樱吗?它痛苦的叫声像一把锋利的刀划着王玉福的心。王玉福赶紧和保安人员一起撕扯渔网,好不容易才让小樱脱困。由于剧烈挣扎,小樱的左翅严重受伤,皮肉绽开,翅骨外露。受到惊吓的小樱脱困之后迅速跑离岸边,从王玉福的视线中消失了。

  拖着受伤的翅膀,小樱又回到了父母身边,但湖面上再也看不到小樱活泼的身影。王玉福感到揪心的难受,他总在问,为什么受伤的会是小樱?或者是活泼的性格害了它,王玉福只能这样想。

  天气回暖,天鹅们开始陆续迁徙,小樱伤口未愈,无法飞翔,这也意味着小樱必须要留下来。恰逢此时,王玉福因家事需回老家林口。3个月后,王玉福回到荣成的第一件事,就是去看小樱,第一天,没有遇见,王玉福失望而归,心里不免担心:“夏天来了,小樱能适应吗?”连续几天,王玉福昼夜在湖边蹲守,夜幕降临,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了!是小樱!王玉福再熟悉不过了,趁夜晚人少、气温低,小樱便上岸觅食,有时还穿过马路到对面的湿地公园寻找食物,王玉福发现,它的伤口不但没有自愈,伤势反而好像重了,左翅耷拉着,王玉福担心它再也不能飞翔了。

  2017年夏季,气温好似比往年更高,连续几日,室外气温高达摄氏30度以上,人们恨不得每分每秒待在空调房里,不愿出门。大天鹅主要分布在高纬度地区,属耐寒动物,冬季南下越冬、休养生息,春季回迁北方产卵繁殖,过高的温度会对天鹅的生存产生影响。出于对小樱的关心,王玉福增加了看望小樱的频率。由于担心食物少,他经常将玉米粒撒在岸边,等待小樱进食。受伤的打击加上亲人的离去,使孤独的小樱变得特别胆小,白天它就爬上湖边的平台,躲在阴影处,晚上再上岸觅食,王玉福投食的玉米它也吃得很少,大多时候,王玉福只能远远地看着小樱,一看就是大半天。

  除了王玉福,也有很多在樱花湖晨练的市民看见过小樱。荣成人爱护天鹅的习惯已经保持了几十年,对于小樱,人们都选择远远注意着它的一举一动,不敢打扰它的生活。荣成适宜的生存环境、荣成人对天鹅的爱护还有它对“家人”的盼望,让这位成长于樱花湖的“鹅坚强”攻克身体极限,保持着倔强和优雅,度过了难熬的夏天,成为奇迹。

  2017年冬天,荣成再次迎来一场大天鹅的盛大欢聚,樱花湖又热闹了起来。

  从第一组天鹅家庭飞落樱花湖那一刻,王玉福和小樱一样开始了期盼,盼望着小樱与家人的团聚。一天天过去了,它时而静静地浮在湖面上,时而撑开翅膀艰难试飞,它远离所有鹅群,独自守望……终于,小樱的脖颈不再低沉,它昂起头呼喊着,寻求着对方的应答,而高处的几只天鹅也鸣叫着慢慢降低,做下落的准备。小樱等到了自己的家人。那一刻,王玉福流下了眼泪,家庭的力量,家人的情感,彼此之间心灵的感应,超越距离,不惧时间。

  平日里总是躲得远远的小樱,一改往日的颓靡,欢叫着在水中游玩,这短暂的越冬期对它来说弥足珍贵。家人的团聚,并没有减少王玉福来看小樱的次数,他为小樱感到高兴,长时间的陪伴,王玉福能从小樱的叫声、动作中知道,它是欣喜的、激动的、幸福的。

  四季轮回,王玉福用镜头、用心灵捕捉下小樱的喜怒哀乐。

  冬的萧瑟慢慢褪去,湖面开始繁忙起来,天鹅们以家庭为单位进行试飞,一批批天鹅从樱花湖飞离。又是3月21日,樱花湖只剩下小樱一家,这是一年中少有的相伴。小樱知道,家人即将北归,不能再继续陪伴它了,长声鸣叫带着难过和失落,它的羽翼不再煽动,默默收起,在家人旁浮游。

  3月22日,小樱的家族准备离开,队形排好,头鹅鸣叫,提醒同伴,小樱高声鸣叫着送别家人,是叮嘱、是不舍、是期盼。与家人的分离快速而突然,小樱只能继续留守在这里,等待着来年的欢聚。

  可最终小樱也走了,于是就有了开头的一幕。留在王玉福心里的,只有对小樱的祝福和冬季再次相聚的期盼。

  这段日子,王玉福忙着照看新发现的那只脚部受伤的落单天鹅,他给它起名“壮壮”,希望它健康壮实。王玉福说,他会像照顾小樱那样,关注和照顾好壮壮的。

  其实,何止王玉福,所有荣成人都关爱和牵挂着小樱和壮壮们。

  这让我想起最近很火的一句话:“好城市,就要住下来!”如果大天鹅有思想,它们也一定也会这样想,因为大天鹅也知道,荣成对它好。

  (天鹅图片均由王玉福提供) 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最新评论

返回顶部